栏目导航
学会期刊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319-7016666
地址: 河北临城万福紫金城1号楼《华夏文学》
当前位置:华夏文学学会 > 学会期刊 >
中国科举状元趣闻录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4-09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状元,是中国的特产——中国封建社会科举制度的独特产物。状元,是中国科举时代进士科殿试第一甲第一名,是当时读书人梦寐以求的最高理想、最高荣誉。考中状元即为“大魁天下”,成为“天子门生”。
 
  科举制度选状元肇基于隋,确立于唐,完备于宋。唐高祖武德五年(622)正式科举考试开始,至清光绪三十年(1904)最后一科考试,凡1282年间历代共选拔状元(特指文状元)654名,又一说596名。
 
  在这些被当时称为“天下第一人”的状元中,发生不少有趣的奇闻轶事,兹录如下,以飨读者。
 
  卢储状元双喜临门
 
  卢储,江淮一带人,唐宪宗元和十五年(820)庚子科状元及第。
 
  卢储在考前一年,千里迢迢赴京城长安,向礼部尚书李翱投卷,求其举荐。李翱以礼相待,送走卢储后,尚未看卷,因有急事外出,便将其诗文置于案上。李翱有一女,年方十五,能诗,偶来到父亲客厅,发现卢卷,展开阅读,爱不释手,连阅数遍,对身旁的侍女赞道:“此人必为今科状元。”此时,恰巧李翱回到厅外,闻听女儿此言深以为异。他看过卢储诗文后,便令下属到邮驿向卢储表明招婿之意,卢储先是婉言谢绝,一个月后又应允。第二年果然高中状元,即完婚。洞房之夜,卢储作《催妆诗》以抒情:
 
  昔年将去玉京游,第一仙人许状头。
 
  今日幸为秦晋会,早教鸾凤下妆楼。
 
  (注:“仙人”,指考中进士,当时称为“得仙”;“状头”,唐时状元也称状头。)
 
  状元宰相张俭以俭教子
 
  张俭,北京丰台人,辽圣宗统和十四年(996)丙申科状元及第,官至丞相,封韩王,汉人状元被辽帝封王者,张俭为第一人。
 
  在“千里为官只为钱”“贪官污吏多如牛毛”的封建社会里,张俭却坚守清贫,清正廉明。
 
  张俭为相不久,恰逢长子结婚,长子想,父亲是朝中一品大员,一定要把婚事办得体面排场,因此广收贺礼,并写了一张购买结婚用品的清单,请二弟到京城征求父亲的意见。张俭见后十分生气,紧皱眉头叹道:“我历来清廉俭朴,反对铺张浪费,以“君子以俭为德,小人以侈丧躯”自勉,岂能让儿子如此奢侈?”便在购物清单上写了一个字谜:“一人站着一人卧,两个小人地上坐,家中还有一两口,退回吾儿细琢磨。”他对二儿子说:“这是为父的意见,回去交给你大哥,他一看就明白了。”长子看了字谜很快就猜出,谜底是个“儉”(繁体)字,遂深感羞愧,按“俭”字办了婚事,并把收上来的贺礼一一退了回去。
 
  “红杏尚书”宋祁妙词娶宫娥
 
  宋痒,宋祁亲兄弟,河南杞县人,同于宋仁宗天圣二年(1024)甲子科进士。本科考试的成绩,宋祁为第一,叶清臣第二,宋痒为第三,按照“长幼有序”的封建礼法,仁宋“不欲以弟先兄”,宋痒为第一,而宋祁则由第一降为第十。
 
  宋祁,北宋著名史学家、文学家,官至工部尚书。他的诗词语言工丽,留下不少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句,如《玉楼春》词中有“红杏枝头春意闹”之句,世称“红杏尚书”。宋祁在为翰林学士时,有一天,都城开封的繁华街道上,车水马龙,这时,皇家车队迎面而来。忽然听到宫车中传出一声惊呼:“那不是小宋吗!”宋祁望去,那绣帘微挑的车内露出一双弯似新月的眼睛,娥眉谈扫入鬓。他们的目光触碰了,她望着他微笑着,只是车队渐渐远去,那目光洒了一地,终于消逝了。
 
  那一夜,宋祁辗转难寐,美人的形象总是在他眼前闪烁,挥之不去,于是写了一首《鹧鸪天》词:
 
  画毂雕鞍狭路逢,一声肠断绣帘中,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金作屋,玉为笔。车如流水马如龙。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几万重。
 
  这首《鹧鸪天》很快就在京城传开了。后来传到了宋仁宗那里,仁宗叫来那日随行的宫女,询问在车窗前呼叫“小宋”的是谁,那宫女挺身而出,说:“不久前宫中举行宴会,见到皇上宣翰林学士,左右官员都称他为小宋,便记下了,那日我坐在车上,偶然碰到翰林学士,便不由自主地喊叫一声。”
 
  第二天,宋仁宗把宋祁召进宫来,先是把《鹧鸪天》赞扬了一番,然后笑着说:“蓬莱仙境也不是很遥远啊!”当即把那位聪明美丽的宫娥赐给了宋祁。
 
  状元宰相傅以渐与“仁义胡同”
 
  傅以渐,山东聊城人,清世宗顺治三年(1646)丙戌科状元及第,官至武英殿大学士,为清圣祖康熙玄烨的老师。
 
  傅以渐的故乡在东昌府(即今聊城),其北街湖畔有座祖宅,也是他的七世孙、当代著名史学家傅斯年的旧居。这里有条当地妇孺皆知的“六尺胡同”,又叫仁义胡同,流传着一个脍炙人口的仁义佳话:原来,傅以渐居京为官期间,一天,乡亲带来一封家书,书中诉说,家中在盖房时与邻居发生纠纷,家人向东昌府递交了诉状,竟然打起了官司。希望相爷利用手中的权势和影响,打赢这场官司。傅以渐看完信,沉吟片刻,提笔修书一封,请乡亲带回。家人接到书信,拆天一看,是一首诗:
 
  千里来书皆为墙,让他几尺又何妨?
 
  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看罢诗信,家人思虑再三,觉得相爷顾全大局,识大体,重大义,望长及远,言之有理。作为官臣人家,应宽容大度,忍让为上,不因小而运用权势;作为邻里相处,应以和为贵,仁义友谊为重,于是撤回了诉状,并主动将宅基地让出三尺。邻居得知此事,也同样让出三尺,结果双方让出了六尺宽的一条胡同。
 
  有趣的是,我国以“仁义”为巷或胡同的地名还有几个,除山东聊城和清代状元宰相王杰与陕西韩城“仁义胡同”外,还有安徽桐城闻名全国的旅游景点“六尺巷”。这是一条长百米宽二米的小巷,巷子的一端是康熙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张英的旧宅,另一端乃是其邻居吴氏住宅。张英在京做官时吴氏越界建房,张英堂弟驰书京城报告张英,望他凭借官威压一压吴氏的气焰。张英接到家书后回诗一首:
 
  乡邻侵我我从伊,毕竟须思未有时。
 
  试向含元殿基望,秋风衰草正离离。
 
  “从伊”:即“隋他”之意。张英告诫自己要想到“未有时”——没有那旧宅的时候,不是照样过日子吗?“含元殿”是唐代著名的宫殿,诗的最后一句展现了它早已荒芜、杂草丛生了,我的那座旧宅又算得了什么呢?如今被别人占了也没啥要紧。张英宽容的品格与豁达的胸怀着实令人称道。
 
  王十朋和叠字联
 
  王十朋,浙江温州和清人,南宋高宗绍兴二十七年(1157)丁丑科状及第。他是南宋杰出的学者、诗人和经学家,著作颇丰。其诗刚健晓畅,为当时所重。他还善于撰写叠字联。温州市北欧江中有座蚕形的江心岛——江心孤屿,因此间云水环绕,环境清幽,素有“小蓬莱”之称。屿上最大的建筑物是江心寺,建于唐代,也称中川寺,寺中楹联很多,其中众所周知的叠字联,就是王十朋所撰:
 
  云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
 
  潮长长长长长长长长清。
 
  此联别出心裁,用词奇特,生动地描写了孤屿云来云去,潮涨潮落的景致。具体读法为:
 
  云早朝,早早朝,早朝早散。
 
  潮长涨,长长涨,长涨长消。
 
  杨慎状元贺寿踩桥
 
  杨慎,四川新都人,他是明武宗朱厚照内阁首辅杨廷和之子,明武宗正德六年(1511)辛未科状元及第。他既是冠绝当代的“第一才子”,也是明代163年间四川唯一的状元。
 
  流传于世的杨慎轶事很多,其中《状元采桥》很有趣:明正德十二年六月,杨慎回乡探亲。这年秋天,他途径长江北岸的南溪县城西鱼窝头乡时,正赶上有一老者百岁大寿,亲友和县太爷都来祝贺“人瑞”,杨慎也来凑趣。但他手无贺仪,唯拱手作揖,连呼“恭喜,恭喜!拜寿,拜寿!”直趋中堂,竞不让而坐,四座微诧,均不识为何许人,主人及县太爷亦不相识。杨慎说:“小可微人,客行过此,恭逢盛况,趋前祝福,旅中无以为寿,乞纸笔来,聊表秀才人情而已。”遂即席献上一联:上联是“人生不满君能满”,观者咸谓得体;下联是“世上难逢我独逢”,四座欣然。末署“杨升庵祝”(升庵为杨慎之号)。主客大惊,方知是杨状元光临,重以贵宾之礼相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县太爷借机恭请状元公踩桥。当时风俗,大凡大桥落成,均得迎请官臣或新娘子踩桥,而杨慎状元适逢其会,遂延请了他。杨状元所踩之桥,即南溪县境内长江支流桂溪石桥。踩桥之后,杨慎又在桥亭的石柱上题楹联一幅:泉引天犀流碧空,石驱东海神工,时有英雄题四马;矫若游龙横巨漫,锁断西郊春色,不放烟波下五湖。末署:杨升庵题。
 
  如今“桂溪桥亭”还在,杨慎之题尚存,已成为南溪县八景之首。
 
  秦大士危机公关点状元
 
  清乾隆十七年(1752)壬申恩科,殿试结束后,主考官照例将前十名考生的试卷呈进皇帝,待钦点状元。评卷大臣们一致推秦大士为一甲一名,但乾隆看到秦大士的籍贯南京时,不由得犹豫起来,他想起了南宋大奸相秦桧。于是召见秦大士,开门见山地问:“你是不是秦桧的后代?”
 
  秦大士,江苏南京人,确是秦桧的七世孙。他面临着两难选择:要么如实相告,前程肯定完了,如果矢口否认,就犯了欺君之罪。秦大士思索片刻,高声说道:“皇上,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七个字的含义太丰富了:首先他对皇上的疑问不置可否,等于默认了是秦桧的后代,但又不明说,给双方留下一条退路;第二层意思更妙,只有南宋的昏君才会让奸臣当道,而大清朝现在有您这样的明君,怎么可能出现奸臣呢?乾隆何等聪明,哪会听不出弦外之音,更加欣赏他的过人才智,欣然点秦大士为新科状元。
 
  秦大士官至侍讲学士。有一次,他和几位好友同游杭州西湖,当来到岳王庙岳飞墓前,看到秦桧夫妇反绑双手长跪于此的铁像,秦大士深思良久。有人提议让他题写墓联:目的是试其心志。秦大士自然明白朋友的用意,稍加思索,挥毫写下了千古名联:“人自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情意真切,立场鲜明,大家读罢,纷纷称赞。
 
  状元老师王杰罚太子下跪
 
  王杰,陕西韩城人,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辛已恩科状元及第,历任刑、吏、工部侍郎和兵部尚书,上书房总师傅,官至军机大臣、东阁大学士兼管礼部。王杰是太子之师,小嘉庆不好好读书,王杰教书很严,嘉庆被罚跪,乾隆见了很生气,让太子起来,说:“教者天子,不教者亦天子,君君臣臣乎?”王杰却说:“教者尧舜,不教者桀纣,为师道乎?”乾隆叹服,令太子复跪。
 
  剃掉眉毛画上就是
 
  王曾,山东青州人,宋真宗赵恒咸平五年(1002)壬寅科状元及弟,官至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宰相)、集贤殿大学士,封沂国公。
 
  一代名相王曾,有台宰之量。一天到京城理发,理发师听说是当朝一品宰相,由于过分紧张,在刮脸时竟把王曾一边眉毛刮掉了,理发师暗暗叫苦:这可惹下大祸了啊!
 
  情急之下,理发师顿生一计。他呆呆地看着王曾的肚子半天不动。王曾感到莫名其妙,就问:“你不刮脸,光看我的肚子干什么?”理发师装出一副傻样说:“大家都说宰相肚子能撑船,我看您老人家的肚子并不大,如何撑得了船?”王曾大笑说:“那是说宰相肚量大,能海纳百川,对一些小事情从不计较的。”理发师赶紧跪下说:“小人该死,给相爷刮脸时不小心将您的眉毛辞掉了一条,相爷肚子里能撑船,请千万恕罪。”王曾听了啼笑皆非,只好笑着说:“无妨,且拿笔来,把眉毛画上去就是了。”
 
  赵伯升半字之错丢状元
 
  宋仁宗庆历年间(1042-1049),江南才子赵伯乐,千里迢迢赵京赶考。他学识渊博,满腹经纶,才高于世,众莫能及,殿试后,主考官将他的卷子列为第一,呈报宋仁宗钦定。仁宗特别欣赏他的才华,便破例召见,见赵伯升年少英俊,对答如流,但发现他自恃才高,傲气十足。又从他的卷中发现他把“唯”字的“口”旁写成“厶”旁,问他为何这样写,赵伯乐竟然回答:“这是可以通用的。”仁宗不悦,连写了八个字:允兄、去吉、台吕、吴矣。说你给解释清楚,这些字怎么通用法?赵伯升无言以对,羞惭万分。于是,仁宗在卷上朱批五字:“三年后再来”。结果,赵伯乐半字之错,名落孙山。致于三年后“来不来”,史无记载,不敢妄言。
 
  文廷式一字丢状元
 
  清末学者、著名文学家文廷式,本是状元之才,但他和赵伯升一样,都没有大魁天下。
 
  原来,清光绪十六年(1890)庚寅科,为庆祝清德宗载湉19岁“亲政”特开恩科。该科诸考官一致将江西萍乡人文廷式的试卷列为第一呈进,可是,不知为什么,文廷式在试卷中,竟鬼使神差地将“阎”字误写为“面”字,而这一字之误又被“细心”的光绪皇帝在御览中发现,结果降为一甲第二名,而将原来列为第二名的福建晋江人吴鲁擢为第一名。可惜,只因这一字之误,文廷式丢了状元。
 
  龙状元一字误校丢前程
 
  龙汝言,安微桐城人,清仁宗嘉庆十九年(1814)甲戌科状元及第。但不到五年,却因误校一字而断送了锦绣前程。
 
  原来,龙汝言担任《高宗(乾隆)实录》监修官时,因夫妻反目,龙汝言惧内,暂避友家,耽误了审校《高宗实录》校样。恰巧校样中将高宗纯皇帝之“纯”误写成“绝”字(在文字狱盛行的年代,“纯皇帝”误为“绝皇帝”乃掉头之罪啊),嘉庆发现后,大为震怒,谕旨:“龙汝言精神不周,办事疏忽,着革职永不叙用!”可怜的龙状元,一向谨慎,畏文如虎,岂料因夫妻反目,一字误校,丢了官,丢了状元。其实,龙汝言还算不幸之中之大幸,因为嘉庆还算是个“仁慈”的皇帝,若换个朱元璋那样的暴君,恐怕革职之日,便是砍头之时了!
 
  机缘巧遇的好运气状元
 
  考状元,必须文章出类拔萃,天下第一,但有时光文章好不行,还要机缘巧遇,运气好才行。在科举时代,就出现一些“好运气”状元,如唐代的颜标,宋代的王嗣宗,明代的周旋、曾彦,清代的吴廷琛等等。
 
  唐宣宗大中八年(854),颜标在京城长安参加甲戌科进士试。该科知貢举(主考官)是礼部侍郎郑薰。他见颜标与唐德宗时因劝降叛臣李希烈而被其缢杀的颜鲁公颜真卿同姓,便误认为颜标为颜真卿的后人。当时藩镇作乱,郑薰为了激励忠烈之气,有意取颜标为状元,宣宗照准。颜标状元及第后,谢恩之日,郑薰向及家世,方知颜标出身寒门,与颜真卿并无瓜葛。郑薰既已误取,只好缄口不言。此事传出,有无名举子赋诗嘲讽之,诗中有“主司头脑太冬烘,错认颜标作鲁公”,二句流传很广。郑薰误取,遗为笑柄。
 
  明代状元兼重貌选,所以状元皆为才貌俱佳的美男子,但也有例外。明英宗正统元年(1436)丙辰科殿试时,浙江永嘉人周旋考在前三名,主考官大学士杨士奇以周旋的外貌来决定状元人选。由于永嘉周旋与淳安周瑄名字读音相近,浙人答周旋外貌白皙魁梧,杨士奇遂把周旋列入第一名呈进英宗批准。等到传胪唱名之日,才发现周旋外貌十分丑陋,“舆情怅然”,但已无法更改。结果,中国科举史上便闹出一个“误听误取”状元的笑话。周旋官至翰林侍讲。
 
  无独有偶,明宪宗成化十四年(1478)戊戌科殿试毕,诸考官翻来覆去搞了一整天,没有发现堪称状元的压卷之作。最后,首席大学士万安取出了江西泰和人曾彦的卷子,大力赞赏,并让诸考官传阅。大家看后都很佩服,说曾彦可称第一,但不知其相貌如何。按当时的做法,确定名次后的头天晚上,看其仪表。当喊到曾彦时,万安在烛光下注意观察,觉得他生得俊秀伟岸,大有鹤立鸡群之势,就高兴地对其他考官说:“状元可以定了!”遂确定为第一。但第二天传胪唱名时,曾彦站起来,却是个满脸胡须,其貌不扬的老头子(当年已54岁),令万安大为惊愕。其实,万安当年也六十多岁了,“点名相看”时,该科进士350人,在混乱中,老眼昏花的万大学士把人看错了。也正因万安办了这件糊涂事,才使曾彦阴错阳差地中了头名状元。曾彦官至翰林院侍讲学士。
 
  有趣的是,还有个“运气加力气”的状元王嗣宋。宋初规定,殿试时“以先交卷子无杂犯者为榜首”。宋太祖开宝八年(975)乙亥科,山西汾阳人王嗣宗与同考的陈识二人同时纳卷,当时又没有录相、秒表,肉眼难定一二,判卷官急了,太祖见二人年齿,身材相似,忽然心血来潮,命二人“角力争之”,结果王嗣宗获胜,夺得第一,以陈识为第二。王嗣宗官至枢密副使,后以检校太尉致仕(退休)。
 
  “角力争状元”为科举一奇,“金瓶夹签定状元”更为有趣。明思宗崇祯三年(1628)戌辰科殿试,崇祯刚登大位,亲阅殿试呈进的试卷,看中了安徽怀宁人刘若宰,但听说刘若宰相貌丑陋,即降旨将呈上的36份试卷的名签装入金瓶中,用金箸夹之,一连三次夹中的都是刘若宰,于是定为一甲第一名。刘若宰官至左渝德(太子东宫官)。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梦兆定状元”,明世宗嘉靖二十三年(1544)甲辰科殿试,阅卷大臣先定江苏无锡人吴情为第一。“吴”字音同“无”,嘉靖见之不悦:“无情之人岂能居榜首?”当时久旱无雨,嘉靖称自己祈雨,夜梦雷声,因命考官遍查各卷姓名,见有秦鸣雷,大喜,遂点了这个幸运儿为状元。而无情只因父母名字起的不好,触犯了皇帝忌讳,丢了状元,降为第三名探花。当时京中流传一首打油诗:“无情举子无情帝,鸣雷只好拣便宜。”秦鸣雷官至吏部尚书。
 
  更为滑稽的是,清嘉靖庆七年(1802)壬戌科,殿试后,金榜名次已定。但当举行传胪大典时,第一名状元徐开业,第三名探花梅万清没能及时赶到,嘉庆皇帝大怒,于是二人名字从金榜上消失,煮熟的鸭子就这样飞了!而第二名江苏吴县人吴廷琛喜从天降,被擢为头名状元。吴廷琛曾任杭州知府,湖南按察使。
 
  还有一个因姓名得福而中状元的科举佳话:邢宽,安徽无为人,明成祖永乐二十二年(1424)甲辰科状元及第。其祖父、父亲都是明初地方官员,为官清正廉洁,造福一方。他们常怜悯囚犯,并为之宽刑,甚得当地百姓爱戴。其父有子,为弘扬祖德,即取名邢宽。果然祖宗积德,儿孙获福,邢宽因姓名得福而被明成祖钦点为状元,大魁天下,成为天子门生。
 
  同母异父兄弟状元
 
  在中国科举史上,先后至少出了14组兄弟状元,而“一母孕两状元”事例并不鲜见。但同胞不同姓——即同母异父的兄弟状元,仅有一组,他们是明代福建长乐人马铎与李骐。
 
  明代文学家王世贞在《弇山堂别集》中记述了一个“同母异父兄弟状元”的趣闻轶事:“长乐马某娶妾,有子(马)驿,遭嫡妻嫉妒被遣嫁同邑李氏,复生子(李骐)。初曰(李)马。”中状元后,明成祖为其改名李骐。
 
  李骐在状元及第前叫李马。因其母先嫁马姓马夫,后嫁李姓丈夫,“马”和“李”分别为她的两个丈夫之姓,故以后夫之姓为姓,前夫之姓为名,取名李马。
 
  马驿,明成祖朱棣永乐十年(1412)壬辰科状元及第,官至翰林学士。李骐,明成祖十六年(1418)戊戌科状元及第。当明成祖亲阅其卷时,嫌“李马”名不雅,亲用朱笔改“马”为“骐”。骐者,青黑色的良马也,有“骐驹駬日行千里”之意。
 
  马铎与李骐兄弟状元,虽然官皆不显,但在中国科举史上留下了“一母孕两状元”的千古佳话。
 
  慈禧太后点状元
 
  科举时代,只有至高无上的皇帝才有权力点状元,但是到了清末,朝廷阴盛阳衰,慈禧太后掌握了大权,“不是女皇胜于女皇”的那拉氏,替皇上点几个状元,也就不足为奇了。
 
  光绪二十九年(1903),因明年是慈禧70大寿,乡试和殿试同年举行。主考官都十分留意吉庆之兆。朝廷经过筛选、斟酌,派出共两批分赴云贵、两广主持乡试的考官:李哲明、刘彭年、张星吉、吴庆坻、达寿、景永和、钱能训、骆成骧,将此八人名字联缀起来,就成了“明年吉庆,寿景能成”。乡试考举人如此,殿试考状元更不得马虎。于是癸卯科殿试,便要取一个名字中含有“寿”字者为状元,以示预祝“老佛爷”寿诞。参加殿试的山东潍坊人王寿彭,考试的成绩排在第十名,连一甲(只取三名即状元、榜眼、探花)都没进入,状元就更元望了。但恰逢其名字中有“寿”字,而且更绝妙的是隐喻“寿高彭祖”的祝寿之意。主考官便以第一名呈进。果然,慈禧见“王寿彭”三字,不禁喜上心头,笑逐颜开。彭祖,乃上古玄帝颛顼之玄孙,唐尧时封于彭城(今江苏徐州),传说他活了八百岁,因古时以彭祖为长寿的象征。又见王寿彭字次篯,更是喜上加喜,心花怒放。篯者,即彭祖之姓名篯铿也。慈禧想:这么说,自己至少能活到百岁了。原来,这年十月十日是她69岁生日,自古道:“人生七十古来稀”,慈禧正为明年的七十岁担心,生怕过不了七十这道“坎”。这时恰逢王寿彭这么吉祥的名字,念起来就像“万岁万岁万万岁”,自然万分高兴,当即提起朱笔钦点因名得福的王寿彭为头名状元。王寿彭官至湖北提学使、湖北省代理巡抚。
 
  更奇的是,中国科举史上最后一科光绪三十年(1904)甲辰恩科,(因慈禧七旬大寿而特加的殿试),本来名列第一的是朱汝珍,但慈禧太后在1900年八月八日英法联军攻占北京时,弃京西逃前命太监将光绪的爱妃珍妃,投入井中害死,从此深忌“珍”字。又见朱汝珍是广东人,便联想到洪秀全、康有为、梁启超、孙中山都是两广人,大为震怒,一笔勾销。慈禧再看第二名是河北肃宁人刘春霖,转怒为喜,不仅因其籍贯中有“肃正安宁”之意,当时天下大乱,正该“肃宁”一下,更因其名中“霖”字含有“霖雨苍生”之兆,当年又值大旱,举国上下求雨心切,慈禧便将朱笔在刘春霖名字上一点,即为一甲第一名状元。
 
  同治年间,江苏武进有个貢士叫王国钧,本来名字取得不错,国钧,国家之重任。殿试时,王国钧的名列前茅。只因王国钧的三字与“亡国君”谐音,而当时的“国君”正是慈禧太后的儿子爱新觉罗,载淳,慈禧极恶其名,逐抑置三甲之末。这位倒霉的江南才子,因姓名犯忌,差一点把三等“同进士出身”的资格也丢了。
 
                   陈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