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学会期刊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319-7016666
地址: 河北临城万福紫金城1号楼《华夏文学》
当前位置:华夏文学学会 > 学会期刊 >
忆想带学生砍柴和捡油茶之事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3-08
  上世纪的1976年至1990年前后,我在山区的农村小学和镇中心小学教书,那年月带领学生砍柴斫木和摘油茶,都经历过多次的。现在回忆起来,也还是有东西可写的。
 
  1976年春节以后,我踏上了教书的岗位。其时在一间初小工作,一学期后才开办有五年级,学生多达130余人。只开办有五年级的才算是完全小学,大概到了1986以后,广东省全省范围才复办有小学六年级。那时,学校有午膳生近50人,每学期都要安排学生砍柴3-4次,我就带领学生去过多次的砍柴。
 
  那时,带学生较常去的是蓝窝里这个地方。蓝窝里在半山间,山面宽阔,山间有10户农家,现在却大部分都搬走,田园也大部分荒抚,已近空心村了。从学校出发至此地大约3公里远,都是上岗下坡的石结小路。当然也有黄泥路,弯曲折转的。山上树木很茂盛,干的木柴树枝也很多。把学生分散开来,四五年级70多个学生分散在四周几百米内,各自干着砍柴斫木的活,2小时后吹几次哨音,学生们便聚拢在老师身边,陆陆续续下山而去。也有学生起初柴担较大,走了一程路,就感觉到捐上的担子重了。这样,老师便走上前去,让其丢弃一些,或者让人高大而重量又少的同学多担一些。
 
  其时带学生砍柴斫木,队伍出发前都要认真强调安全纪律,并要求学生互助团结。我教书的开头几年,属于大集体时代,学生们敢于吃苦,不怕脏不怕累,团结合作,共同完成某项任务的决心和信心是非常大的。所以,他们在劳动中点儿小伤,诸如手被什么荆棘刺了,脚被什么砸了,都是不会流泪的,除非痛得难以忍受了,才会叫喊几声。砍柴斫木中,有时个别学生难免会被伤着手脚,只要不是十分严重,他们都会忍着,这就极大地减少了学校与家长之间,学生与学生之间的矛盾发生。而现在,则家长对子女过分爱惜,有点风吹草动什么的,就会导致矛盾升级,甚至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曾经带学生们去砍柴,在回来的路上,一个学生跌了一跤,手脚上和头皮上都被石块擦伤了,流血不止。后经老师擦洗包扎,他也忍着不喊痛,家长也十分通情达理,根本没有什么过重的言语,反而责备他的小孩不留心。如若现在,则会被家长闹得沸沸扬扬了。
 
  1980年前后,学校有时也采取“放羊式”的方法,就是让学生在家里附近砍柴斫木。任务落实到人,一天时间内完成。一般地说,男生以砍柴为主,大多是用捐头抬一条生树子,重者五六十斤,轻者三四十斤,女生则挑一担干的树枝。最早的当天下午就会交来,比较远的则次日早上上学时也会带来。当然,每学期大约有四次砍柴,如遇天雨多,则三次是要保证的。那时,学校以烧柴为主,需要大量的木柴。学校里午膳生也有不少,又没有向学生收取燃料费,因此就只好定期安排学生去砍柴斫木了。
 
  带领学生捡拾油茶,那也是充满愉悦充满快乐的事。
 
  每年秋季的10月天,附近的油茶都被农户摘了,学校便安排学生们去捡拾油茶。一般地说,低年级学生在附近的油茶山上,以捡拾油茶籽为主,高年级学生则由老师带到比较远的地方去。我们这里的山区农村,有成片的油茶山。一块茶山往往几十亩,甚至几百亩,每年“寒露”前后,是开摘油茶的时候,我们带着学生也随后跟进了。几十个、上百个学生分布在几片茶山里,那场面是很壮观和热闹的,到处人声鼎沸,歌声嘹亮,那情景自会令人幽思回想。
 
  一般地说,学校捡油茶是以班级为主的,不同班级分布在不同的山面上,这样也避免了人多而打乱仗的局面,也便以班级为主的细化管理。我在镇中心小学教书期间,就曾带领班上的学生,到过许多乡村范围的山上去采摘油茶。我历来都教小学五六年级,有的学生人长得高大,体重也比我重,各项校外劳动体能上乘,所以完成各项任务也好。带学生捡油茶,那些比较大的学生走得非常快。不听指挥者,又走得远,由此我就不时要吹哨子,目的是要顾全大局,要照顾后面的女学生。如遇上高大的树木,我也会上树去摘。摘油茶,那是很有意趣的,可以在树上玩,还可以从这一棵攀爬到另一颗树上,然后抓住一枝有韧性的树干跳到地面。男生多上树去摘,女生多在地上捡茶籽。一般来说,一天的时间里,多者可以捡拾到30余斤油茶果,少的也达10多斤。如若碰上一二棵没有人光顾过的山茶树,看见那树上挂满了饱满的茶籽,自会令人欣喜若狂。要知道一棵树都能摘它10把斤呢。如若遇到有几棵,那数量就可想而知呢。那时,开展一次捡油茶的活动,通常要安排一天的时间,一学期中也就只2-3次而已。每个班,多的要收千斤至几千斤,少的也有八九百斤,全校而言,那是可观的啊。
 
  当然,捡拾油茶的季节,也是开展少先队活动的好时机,因为秋高气爽,很适宜学生们户外活动。也可以採摘到很多的山稔子,有道是“八月半山稔乌一半,九月九山稔乌溜溜”啊。采摘油茶的时候,正是“山稔乌溜溜”的时候,如遇上山稔子,人们自会高兴得跳起来。事实上,山间路径,茶山里面,都有很多的山稔树。看着乌溜溜的山稔子,谁也想吃啊!把牙吃黑了,也不去管它。那多么有意思呀!我至今都很是想念过去的捡拾油茶的日子呢。
 
  大概是到了1990年,大型的校外劳动取消了。到了1992年,“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摆上议事日程,学校狠抓教学质量的提升,各项考试名目繁多,逐渐不去组织学生砍柴斫木了,也不去组织学生参加校外的采摘活动了,甚至还逐渐取消了劳动课,取消了许多校外的实践课。目的也很简单,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期间和以后,一切都以文化课考试成绩的高低来评价衡量学校。这样,学校的课程表上就逐步见不到有劳动课的字眼了。
 
                广东平远县肖剑梅
 
              (写于2015年9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