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导航
学会期刊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319-7016666
地址: 河北临城万福紫金城1号楼《华夏文学》
当前位置:华夏文学学会 > 学会期刊 >
读书时期的砍柴斫木
浏览: 发布日期:2018-03-08
  我读小学时期,便开始跟着比我大的或年纪仿佛的一帮兄弟们,上山去砍柴斫木。那时,大多是捐一条几十斤重的杂木,回到家里后便要把它砍断成几节,再用斧头慢慢地破开,架成正方形的柴架子,把它放在露天的地方晒干。读初中时,则用柴担挑柴了。其时,先寻找树木,然后把它砍下,再把它砍成几乎一样长短的几节,有空时用柴刀把树木破开。那时大多是砍杂木,比如枫树呀、荷树呀、椽子树呀、油掛树呀,还有其它叫不出名字的杂木等等。砍松树、杉木是不允许的,除非枯死的火烧过的除外,如被护林员看见则是要处罚的。
 
  我们比较常去的砍柴地点主要有:角山嶂山口叫“马鞍石”的地方,还有就是山侧的“峰堂山”里,这两处大约距离我家有4公里远。还有就是“姑郎寨”、“梅塘”、“杨梅山”等地,也有3-4公里远,砍柴最多的就是在这里了,还去过“蓝窝里”等处。读书时期的砍柴活动,一般是上午砍一担,下午砍一担,合计约近200斤左右。有时也会上午砍几担,除上午挑回一担外,下午还要挑的有两担。当柴半干燥时,就可以挑到学校去卖了。我们读高中时是外宿生,在学校午膳。天气好时一般都挑着60-80斤的木柴去上学,也常常会迟到,甚至迟到还出了名呢。学校工友对我们都很熟悉,也经常会帮助我们这些会挑柴来卖的午膳生。一般地说,早读铃声响起,我们就把柴担放至厨房外,有时也会交代工友过过秤,开出收柴的单据,有空时我们再到学校出纳员那里去取款。
 
  我读中学的年月,是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前期,也知道和经历了一些社会生活,知道了一些社会上的变革。那时期,村镇学校和机关单位,都烧木柴为主,农户则烧芦草为主,所以砍柴斫木便是农家子弟要经常干的项目。那时农村里也没有安装自来水,所以砍柴斫木和挑水,就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就是在校读书的中学生,也要经常利用星期假日砍柴斫木。砍柴斫木是户外的劳动,既可以锻炼了人的体力,也可锻炼人的胆识和勇气。因为常常要爬山岗呀,就要吃苦受累,就要大干苦干,有时也拼命地干。
 
  砍柴斫木,虽然是属于个体的户外劳作,但一群人中也要讲团结和合作。我因个子比较小,常常柴担重了会挑不动,年纪大一点的总会停下来等着我,甚至还会帮助我。一旦有人受伤了,或者不小心跌倒了,这就需要有人来帮忙,或者有人来照顾一下,这些兄弟们都能做到。兄弟们绝对不会各顾各的,有事情会同进退,这就是兄弟意识啊!我至今都还想念那帮少年时期一同砍柴斫木,一同受苦受累的家乡的兄弟们。
 
  在山中砍柴,什么情况都会发生,有些可以估计到,有些则是难以预料的。譬如:突然天气突变,一阵瓢泼大雨,把人淋得落汤鸡似的;有时挑的柴担,柴篓耳折断了,只好寻找野藤来缠住;有时把树木砍倒了,而树木倒放在荆芒荒草中,要用大的力气才把它拔出来。等等这些事,我都遇到过多次。最危险的莫过于是遇到恶蛇了,遇到过黄蜂和蚂蚁的巢穴了。恶蛇、黄蜂、蚂蚁这些可恶的东西,都要避而远之的。不然,被蛇攻击,被黄蜂蛰伤,被蚂蚁叮咬,这都是很令人痛苦的啊。总之,绷紧“安全第一”这跟弦,这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在砍柴斫木的日子里,清明前后也会采摘金银花,端午前后也会摘杨梅果,秋冬时节则会采药材。有时采摘的果实很多,挖采的药材也很多,这自然就会令人兴奋不已。把木柴卖给学校,把药材卖给圩镇的药店,换取一点钞票,买些学习用品和书籍,这样我读书时期的零花钱就基本可以解决了。这就是勤工俭学呀!我的中学时代,还利用倒塌的屋基地,种植有几颗蓖麻树,每年也可收入五六十元钱,这就勉强解决了零用钱的问题。因此,我至今都还十分怀念那读书的勤工俭学的日子。
 
  当然,在砍柴过程中,或者在回家途中,如饥渴了,也会喝山中或路途中的山泉水。肚子肌饿了呢,则也会找野果子来充饥。当然,我们砍柴是完全凭自觉的,砍得多砍得少,都是没有关系的,出门去了只要不会空手归就行。这样的日子,过得精神充实,过得无忧无虑,我至今都还非常怀念!
 
  如今,那砍柴斫木、采野果、采药材的日子,都十分遥远了,仅存某些记忆符号在脑沟里。现在,城乡的机关单位和广大的农村,再也不用烧木柴芦草了,用水用电也相当地方便。苦年代的穷苦日子已经过去,让我们更加珍惜今天,在奔康致富的大路上阔步前进吧!
                                                                                                     
                                                                                          肖剑梅·
 
                                              (作于2016年1月上旬,刊发于《2017年中外诗歌散文精品集》2017年10月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